下載 beanfun! 一起SHOW!
組隊開SHOW,拼排位拿獎勵!
logo
Invalid Date - Invalid Date
加入 SHOW 跟冰友交流,為團隊賺人氣拼獎勵
0%
申請參展數
已閉展
我小時候想當林宥嘉
言系
於 2022/12/31 15:12 結束展出
留言
分享
寶貝詳情
小時候,我的夢想是當林宥嘉。 2007 年,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開播,我家從第一集開始追;同一年,我在無名小站開了我人生第一座網誌,第一篇文章寫給因為上了不同高中而分隔兩地的初戀,告訴她,我太糟了,沒有辦法和她在一起。 所謂的分隔兩地,不過就是高雄車站和金鼎路的距離。所謂的初戀,不過就是國中畢業前夕終於彼此確定好感的同學。而所謂的林宥嘉,當年二十歲,不過就是那個所有人都說鐵定會輸給楊宗緯的,《超級星光大道》的參賽者。 至於所謂的小時候,是不會打扮,紮著制服,除了成績之外什麼也沒有。我和班上被排擠的同學之間的差別,是我在一週內背完了〈琵琶行〉,是當老師要我們記住 2 到 20 的平方時我記到 30。分數是我和世界之間的保險絲,沒有同學會在我的抽屜裡放廚餘,但也沒有什麼同學和我說話。每個週末我從父親的唱片架上抽一張 CD 到房間裡放,當成寫作業的背景。 其中一張,是迪士尼發行的《And the Winner Is…》。Alan Menken 和 Howard Ashman 這對詞曲搭檔,從《小美人魚》開始合作,再到《美女與野獸》、《阿拉丁》,那些至今仍人人會唱的主題曲都是他們寫的。1991 年,Howard Ashman 因愛滋病逝,Alan Menken 又把他們曾經一起發展的靈感寫成了《風中奇緣》和《鐘樓怪人》裡的歌。《And the Winner Is…》專輯的誕生,有一半是為了紀念 Howard。 國中音樂課的期末考有時是歌唱。音樂老師為了方便,常常找來現成伴唱帶,要一群十四五歲的學生從齊秦和蔡琴裡頭選,假裝自己懂了那些老成的情感,入戲了,又成了一堂課的成績。 那次我被排在最後一個。老師問我要唱哪首,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梁靜茹並未出現在音樂老師的歌單裡),說我想唱〈A Whole New World〉,不用伴奏。老師准了。 尚未變聲的我一人分飾阿拉丁與茉莉,唱完了整首歌。我甚至沒有練習,只是在算數學的時候重複播放,竟把歌詞背得清清楚楚。 唱完之後,沒有任何間隙,整間教室爆出歡呼。那些平時疏遠的同學自發奮力鼓掌,坐在後頭的甚至站了起來。 老師給了我不可能出現在歌唱期末考的 98 分,但已不是重點。那是小時候的我第一次發現了,我的聽眾。發現,原來我的聲音可以取代我。 ■ 一開始,沒有人看好林宥嘉,除了媽。 才剛播完最前面幾集,楊宗緯就已經成了所有人心中默認的冠軍:吻合普遍華語流行歌需求的滄桑音色、被節目當成綜藝點的長相,然後是在 PK 賽時與音質唱功皆相近的蕭敬騰用〈新不了情〉決鬥,靠副歌一個戲劇性的拉長拍勝出 —— 從那之後,所有人到 KTV 唱〈新不了情〉必得在那句拉拍,一個被楊宗緯永遠延長的字 —— 沒有人覺得林宥嘉會贏。 然而媽卻像十四五歲的少女一樣,深深迷戀起林宥嘉。有天下課,她神神祕祕走來,說她找到林宥嘉的網誌了,「他寫得好好喔~跟你很像欸 ——」 那時的我,則在「高中出道」這個詞因動漫在台灣落地生根之前,就在實際操練高中出道這回事了。到播著外國嗨歌的髮廊理髮,用鞋帶穿過制服下緣綁腰,書包揹帶用歌德風的口罩做成束套 —— 這是高中同樣上了第一志願所以後來變熟的國中女同學蔡孟教我的 —— 同時,我在吉他社的徵選中幹掉了十幾個人成為主唱,在雄中雄女歌唱大賽拿了不同組的一個亞軍兩個季軍,在校園音樂劇裡唱開場。 網誌開始有陌生人來留言,說我的文章好好看,要我多寫一點。但那時的我,夢想是當林宥嘉。 當楊宗緯太無聊了,因為絕對的強者對少年而言並不有趣。絕對的強者對少年而言甚至是反派了,我更喜歡看林宥嘉在比賽裡為了用自備大聲公演唱和主辦單位吵架,更喜歡看他在楊宗緯不知道拿了幾次滿分之後拿了第一次滿分。喜歡看他臭臉,喜歡看他選沒有人在聽的歌來唱。 我在心裡默默盤算著,要參加下一屆星光大道。 第二屆星光大道海選的消息,在第一屆星光大道賽程中後段就開始在節目中推播。離我家最近的海選地點不過就在漢神百貨 —— 才不過兩年,高雄車站和成功路的距離在我眼中也變得那麼短,那麼靠近。 ■ 爸不喜歡高中的我。比起國中的我,高中的我太我了。隨著家中歌唱獎盃的增加,他對《超級星光大道》就越無情,偶爾甚至對媽生氣。那個成績優異的小孩,上了第一志願之後成績不上不下,天天和朋友練歌。獎盃在他眼中,只不過是我不再頂尖的證明。 海選在週末,爸在家,不可能答應的。我在網誌上寫了這些事,媽看見了,又在某天下午神神祕祕走來:「你想去喔?」「我看到你說你想去啊。」「媽載你去。」 沒有人夢想自己的兒子當林宥嘉,除了媽。 我們擬定了通盤計劃:爸吃完午餐之後通常會睡一下,我們趁那時候下樓出門,唱完說不定他還沒醒⋯⋯一切看似毫無破綻,我興奮地傳簡訊給蔡孟,因為雄女就在漢神旁邊。「我要去唱海選,妳要不要來看!」蔡孟迅速回訊,「幹!什麼時候!我要去!」 然而,海選那天,爸不知道為什麼,完全沒有午睡的意思。 客廳在二樓,要從我的房間出發到一樓,必然會經過沙發上的他。時間快過了,媽和我穿戴整齊待在四樓,就是不曉得該什麼時候動作。 「不能再拖了,走吧!」二十分鐘後媽說。我們若無其事地下樓,經過爸,步向二樓往一樓樓梯時爸終究問了。 「你們要去哪裡?」 如果那時候媽說謊的話,我的人生或和現在有什麼不同嗎?可惜,媽的人生美德就是不能說謊。她告訴爸。 「就讓他去唱唱看嘛⋯⋯」 「不行。」 「⋯⋯又不一定會上⋯⋯」 「不准去!!!」 爸作勢要動手。媽停步了。 其實,我大可自己奪門而出,如果我真的想當林宥嘉的話。然而,我卻只是大步上樓,在房間裡氣哭。多年以後,當不再少年的我回想那天下午,卻意識到一個荒唐的對比 —— 當時,我之所以沒有奔赴夢想,很可能是因為我害怕我失敗;而爸之所以激烈地阻止我出門參加區區一場地方海選,很可能是因為,他害怕我成功。 ■ 蔡孟真的去了海選現場等我,即便那天明明是週末,她根本不用去雄女。她還記得我唱〈A Whole New World〉的樣子,又或者因為讀雄女所以明白在兩校歌唱大賽中一再出現的名字 —— 她傳簡訊來問我在哪裡。我說我不去了,我爸不讓我去。 我和蔡孟說對不起。 而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後來,楊宗緯和他的嗓子一樣滂礡地因謊報年齡而退賽,使得戰況一夕膠著。林宥嘉靠著敏銳選曲和綿中叛逆的性格,在緊接的賽程中逆勢上揚,最終拿下第一。但也因為如此,許多人說他這個冠軍拿得不踏實,說要不是楊宗緯走了才輪不到他 —— 但林宥嘉終究成為了後來的林宥嘉。林宥嘉沒有因為在星光大道拿到冠軍而成為林宥嘉。林宥嘉成為林宥嘉的路途,是在拿到冠軍以後開始的。 而我,我把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卑微,所有的不甘心,並不只是那個下午的其他種種,一篇篇寫成了網誌。十年之後,無名小站關閉,寫網誌的習慣卻留下來,成為第二個,第三個網誌,直到第一間出版社來問我想不想出書,信裡開頭的第一段仍是:你寫的網誌真是好看。 林宥嘉的網誌倒是不見了。風水輪轉,媽現在愛的人也更了幾代 —— 說不定讀林宥嘉的網誌只是藉口,她是藉機偷看我的網誌?她的人生美德是不說謊,但她是天蠍座的。 我進了文學系,大一那年唱系卡,又拿了冠軍,但一切已經和林宥嘉無關了。再老一點之後,我發現,我終其一生將要解決的,不過就是那句話:我太糟了,我沒有辦法。這個想法牽絆了我,決定了我,使我離開某些人生的可能,卻又讓我不斷尋找各式各樣的東西,取代我 —— 但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當林宥嘉。我沒有遺忘。
0 則留言
© 2023 Gamania Group
下載 beanfun! 一起SHOW!
組隊開SHOW,拼排位拿獎勵!
© 2023 Gamania Group
0
已閉展
beanfun! 採用網站分析技術為您帶來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選 "我同意" 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第三方 Cookie,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 隱私權政策。
下載beanfun! 豐富你的內容
安裝應用程式,享有更多文章、小說和精彩的互動!
取消
0 則留言
新增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