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beanfun! 一起SHOW!
組隊開SHOW,拼排位拿獎勵!
logo
留言
LINE
FB
複製
[香港] 目瞪口呆!香港青文《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誤譯、錯譯情況精華鑑賞 2024年1月底最新上市
哆啦A夢中文網
更新於 27 天前

  香港青文出版社現時幾乎每年只出版一本《多啦A夢》電影書籍,但其年度鉅獻的誤譯和校對馬虎的情況總是「千奇百趣」,今年出版的《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漫畫也不例外。一本在電影上映後半年、甚至正式影碟推出後才出版的書目理應有充足時間審訂,但似乎質素問題並非出於時間因素。

謎團一:封底列「2023年11月出版」、實際「2024年1月底上市」

  《多啦A夢》彩色電影版漫畫的香港中文版大部分由香港青文推出(《Stand By Me 多啦A夢 1+2》除外),近十年通常於電影上映後半年至一年才出版;日本近年通常與該年電影同期推出,讓讀者先行預覽電影內容。

  今年,《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2023 年作品)彩色電影版香港中文版繼續由香港青文推出。雖然書中內頁標示為「2023 年 11 月第一次印刷發行」,但實際上 2024 年 1 月底才推出市面,現見於報攤、書店甚至便利店。

香港青文出版的《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香港中文版於 2024 年 1 月底陸續推出市面,在書局及書報攤等店有售。除了新出版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在書局的專架上可見一系列由香港青文出版的《多啦A夢》叢書,包括近年的彩色電影版系列、電影漫畫版及彩色作品集等;而《Stand By Me 多啦A夢 1+2》的「彩色漫畫版」則由文化傳信推出。(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其實《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早在中國大陸及台灣推出。台灣中文版早在當地上映後兩個月(2023 年 9 月)推出*,連近年沒有出版此系列的中國大陸都破天荒跟當地電影上映檔期(2023 年 6 月)同步推出。換言之,今年香港版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比台陸兩版的出版時份都要遲。

*以往台版彩映版曾在上映後一至兩年才出版。

  儘管如此,香港青文推出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漫畫更是在香港版影碟推出(2023 年 10 月中)後才出版,但書中翻譯及校對不但維持差劣水平,更是近年出品較為差的一次。相對地,另一出版社文化傳信推出的《STAND BY ME 多啦A夢 1+2》彩色漫畫版或近日修訂再版的單行本,以及《特選珍藏》系列都可見有較嚴格審訂,形成鮮明對比。香港青文全盛時期的《多啦A夢》書目雖偶有錯別字,但並非如此。

謎團二:和製漢語搬字過紙、水肚不服

  若與近期同為香港青文出版的《大雄之新恐龍》或《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彩色版的情況比較(相關文章1相關文章2),今次整體出版品質依然不太理想,但亦值得談及可取之處。

  整體上,書中部分法寶及專有名詞與公映版電影或通用的香港譯名靠攏。「Utopia」(日語音譯:ユートピア)是本次電影的關鍵語,該詞早就收於中文裡面並譯作「烏托邦」。是次香港公映版的做法按著對白場景交替使用「烏托邦」及「理想鄉」兩詞,儘管後者為和製漢語,但仍然令讀者和觀眾明白詞義和概念;而本書幾乎所有對白都採用「烏托邦」*。

*本書只有大雄首次談及「ユートピア」時〔P.5〕譯作「理想鄉」,以作點題作用,電影版則為「烏托邦」;而標題、書側及開首介紹頁使用「理想鄉」。

  儘管語言是海納百川,無論中文、日語、英語甚至廣東話都會收納外來語,但若然目標語言本身有相關詞語表達某種概念,除非是為了表達某種色彩(如上述「理想鄉」一例),將別種語言的詞彙搬字過紙而未加處理會造成水肚不服。

香港青文出版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整體翻譯及校對水平不太理想,不過仍有可取之處。書中部分原著法寶能正確沿用香港定譯,標題以外的地方亦主要採用已收於中文的詞彙「烏托邦」、避免了直接採用和製漢語「理想鄉」而表意不清的問題。「理想鄉」字面上雖然看似意思明確,但本片引子源於湯馬士・摩亞的著作《Utopia》〔烏托邦〕及相關傳說,而本片日語原文基本上都全讀「Utopia」而非漢讀「りそうきょう」,故此在相關對白上使用「烏托邦」更能夠扣連故事寓意。(資料圖片,本站合成)

  就以上論點,本書有兩個明顯失當的例子。

  本作的原創法寶「タイム新聞」,較為貼近原意的譯法為「時光報紙」,這亦是香港公映版採用的譯法(查其他中文版本亦然);然而香港青文的「彩色電影版」漫畫則譯成「時間新聞」,這恐怕是初學日語者都能指出的錯誤。日語中的「新聞(しんぶん)」其實解作「報紙」,而「ニュース」(取自英語「news」)才是當代中文裡「新聞」的意思。而「タイム新聞」是件用作閱覽不同時代報章的法寶,而且故事裡亦指明是報章,故此「時光報紙」才是較適切的譯法。當然,若然是名字的一部份,例如「朝日新聞」,這種時候就未必需要刻意轉成「朝日報紙」。

香港青文出版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將「新聞(しんぶん)」直接當成中文使用。事實上,日文漢字「新聞(しんぶん)」一般會理解成「報紙」相關的刊物,跟報道消息的「ニュース(News)」略有分別。在《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香港公映版就以「報紙」及「報導」來區分。(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另一顯然失當的例子就是〔P.29〕的對白出現的「漁師」,在中文普遍作「漁夫」或「漁民」,即使是台灣公映版及台灣青文出版的彩色映畫版也作「漁夫」。而「漁師」在廣東話裡與「魚絲」(台:魚線)更是同音,造成語意不清。

香港青文出版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將日語「漁師」直接用於中文,在中文裡普遍喚作「漁夫」或「漁民」。(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謎團三:主要譯名頁頁不同、混用台譯、無視香港語言習慣

  香港青文《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的校對水平繼續嚇人。例如,本作的重要地名「帕樂達國」(這譯法與香港公映版一致),在若干頁數誤植成「達樂達國」、「帕樂達園」。

香港青文出版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沿用香港公映版譯名「帕樂達國」,但有若干頁數錯寫成「達樂達國」、「帕樂達園」。(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除此之外,電影中的原創角色只有其中一處沿用香港公映版譯名「瑪麗芭」,其他位置都寫作台灣版譯名「瑪琳芭」。

《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其中一個角色在香港公映版譯「瑪麗芭」,香港青文出版的彩色電影版只在角色自我介紹時沿用港版譯名,其他位置都寫作台灣版譯名「瑪琳芭」。(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即使是《多啦A夢》漫畫原著及動畫常出現的法寶都有採用不連貫譯名的情況,例如香港定譯「美食枱布」,在本書竟然譯成台灣版常譯的「美食桌巾」。「桌巾」從來不是香港的日常用語,較常用為「枱布」(又作「檯布」),極其量在較正式的場合寫成書面語「桌布」。

「枱布」為香港用語。在《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登場的原著法寶「美食枱布」,在香港青文出版的彩色電影版譯「美食桌巾」〔圖上〕,有別於香港公映版〔圖左下〕和另一出版社文化傳信近日出版的《特選珍藏 多啦A夢 隨時隨地出行篇》〔圖右下〕正確沿用香港定譯「美食枱布」。無獨有偶,台灣公映版及台灣青文出版的彩映版正是採用「美食桌巾」一譯。(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此外,每部作品必定會出現的關鍵用詞百寶袋和法寶,在本書譯成「四次元口袋」和「秘密道具」,惟昔日青文出版的多數書籍都能準確使用「百寶袋」和「神奇法寶」(現時香港動畫及漫畫版定譯),可見近年出品在用詞上不連貫及充滿台灣版譯文味道等問題,而且自 2018 年以後的「彩色電影版」就屢錯不改*。

*2020 年出版的《大雄的月球探測記》彩色電影版有出現「秘密發寶」一詞,為「秘密法寶」誤植衍生的錯體,而「法寶」實際是現行漫畫版及動畫版一致採用的用詞;2023 年出版的《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彩色電影版則出現過「工具」一詞,「工具」是日語「道具(どうぐ)」在中文裡的對等詞,比起將日語的「道具」當成中文準確。

根據辭典,「法寶」是指「有神奇功效的寶物」,故此「神奇法寶」亦是常用的相關語。

香港青文出版的《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出現多處沒採用香港公映版電影或通行譯名,例如「ひみつ道具」寫成「秘密道具」〔為現時台版的習慣〕,再次沒有採用香港通譯的「神奇法寶」,而「ポケット」亦譯成了「四次元口袋」,無視香港 50 年來的漫畫及動畫的定譯「百寶袋」。(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香港青文於 2017 年出版的《新・大雄的日本誕生》彩色電影版仍正確使用香港定譯「百寶袋」和「法寶」。(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而香港普遍將「ladybug」俗稱為「甲蟲」(香港公映版電影亦作「甲蟲」;超級英雄電影「Blue Beetle」在港、台也譯作「藍甲蟲」),而本書譯者則使用學名直譯為「瓢蟲」(Coccinellidae),無視香港日常用語習慣。

在《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遭變身光線射中的生物會變成一種昆蟲,該品種在香港青文出版的彩色電影版採用學名「瓢蟲」〔圖左〕。儘管學術上「甲蟲」(Beetles) 為生物分類法中的一個「目」,香港日常都會將「ladybug」這類昆蟲俗稱為「甲蟲」,在本作的香港公映版〔圖右〕亦有採用。而香港亦存在專門研究該品種的自然科學組織,名為「香港甲蟲研究協會」(Hong Kong Beetles Research Association)。(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謎團四:知識或資料搜集不足所致的嚴重錯誤

  除了作品內的原創詞彙,一些現實存在的專有名詞亦出現「極具創意」的錯法。例如於非洲的「サバンナ」(savanna,香港公映版譯「稀樹平原」,又譯「熱帶草原」)在書中竟然用音譯「薩凡納區」,錯誤當成是一處地名,亦可見譯者或編輯人員欠缺地理常識。即使將「サバンナ」放進 Google 檢索其實亦能輕易判斷出正確答案。

  儘管非洲大陸上有名為 Savanne District 的地方(毛里裘斯九區之一的「薩凡納區」),日語會寫成「サバンナ県」,而非單「サバンナ」。而根據日語原文,多啦A夢的對白為「このサバンナで…」,再拼合電影中法寶「時光報紙」所示的英語報導頭條「A mysterious cresent-shaped flying object over the savanna」,便更可肯定是指一片沒指明的「稀樹草原」,而電影中字幕亦只顯示地點寫非洲。編譯人員似乎未有細察端倪而畫蛇添足。

在非洲真實存在的「サバンナ」(savanna),在《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香港公映版譯「稀樹平原」,在香港青文出版的彩色電影版竟然用音譯「薩凡納區」,錯誤當成是一處地名,亦可見譯者或編輯人員欠缺地理常識。不過,類似錯誤亦曾出現於香港公映版的《電影多啦A夢:新大雄的大魔境》(2014),當時對白誤將之稱作「熱帶雨林」;而 90 年代歷紹行推出的《叮噹劇場版:大魔境》則準確地將「Savanna」譯出「熱帶草原」。(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電影中法寶「時光報紙」所示的英語報導頭條提及的「savanna」是用小楷標示;而彩色電影版書中日語原文是「この『サバンナ』で…」〔在這片『稀樹草原』〕而非「サバンナ県」〔薩凡納區〕,由此可證所指之處應是一片「沒指明精確位置的『稀樹草原』」,今次譯者可能過度解讀原文。(資料圖片,預告截圖)

  在尾頁出版資訊列出的製作名單,甚至連導演名字「堂山卓見」都打錯成「堂山卓兒」。過往亦有不少串錯公司名或打錯工作人員名字的前科。

《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監督〔即導演〕為「堂山卓見」,香港青文出版的彩色電影版打錯成「堂山卓兒」。(資料圖片,本站攝影及拼合)

總評:現在的香港青文有多尊重香港讀者?

  香港青文出版社在 2000 年代起出版了很多《多啦A夢》書籍,亦是香港版《快樂龍》月刊(コロコロコミック)的出版社,豐富了數代大朋友和小朋友的時光。據考究,大部分當時出版的作品在翻譯用詞上都保持連貫,某些書目甚至與文化傳信推出的短篇單行本的譯法保持相當程度的一致性(如:神奇百寶解說大全書),不過亦偶有錯字及印刷問題。

  然而,香港青文出版的《多啦A夢》書籍由 2018 年《大雄之南極凍冰冰大冒險》彩色電影版開始每況愈下,昔日「偶然出現錯字及印刷失誤」發展至「誤譯處處」、「充斥大量不符香港語言習慣和傳統的用詞」,直到 2023 年出版的《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才略有改善,但仍然有不少驚人錯誤,例如將「ロケット」(火箭)看成「ロボット」(機械人)

  而今次《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漫畫版似乎是從較先推出的台灣譯本改成港版而來,即使如此內文多處誤譯和校對失誤理應可以避免。究竟是時間不充裕,還是預算和人手不足所致?香港青文出版社自從《快樂龍》於 2010 年停刊以後產量已大不如前,現時除了仍有出版《Hobby Japan》繁體中文版以外,基本上只維持一年出版一本《多啦A夢》彩色電影版及每年書展散貨的狀態。

  儘管《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是原創新作,按照書籍標示的發行時間推算(2023 年 11 月之前),無論線上(串流)、線下(影碟),電影相關的香港譯名資料都很齊全,查核資料輕而易舉,幾乎毫無成本,但香港青文出版社這一年一度的「大作」居然都可以錯漏百出,卻又頂著「日本小學館正式授權香港中文版」的旗號,難以說對香港讀者有何尊重*。

*其他出版社的例子:東立出版社雖然 30 多年前就在香港設立分公司,近年以台譯為主的單一繁體中文版行銷香港惹來不少讀者不滿,例如「百變小櫻」歸併成「庫洛魔法使」「BB與我」歸併成「我家的天才寶貝」等。

  最後值得留意的是,香港青文《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彩色電影版的定價是港幣 38 元*,而文化傳信再版中的《多啦A夢》短篇單行本也同樣售港幣 38 元(黑白印刷兼送幻彩貼紙),香港青文出版社的定價策略是否出了問題?該社能否上調翻譯和審訂的預算,甚至略為上調價格,以交出令人滿意的香港《多啦A夢》書目呢?

*2021 年暑假起香港青文新出版及再版的《多啦A夢》彩色電影版之上調價格,上調之前為港幣 33 元。

「法寶」一語最先出於 70 年代《兒童樂園》,80 年代起電視動畫一直沿用,漫畫版也常用,1995 年安樂文潮更推出「叮噹法寶系列」書籍,在 2000 年以後隨著電視動畫陸續變成全年無間斷播映和電影版每年上映,漫畫出版社如文化傳信和香港青文亦一致地用「法寶」,圖為 1995 年至 2022 年間出版的《叮噹/多啦A夢》書籍中關於「法寶」的描述[依序:左至右、上至下]。(資料圖片,本站後製合成)
1. 《叮噹百寶袋3》,安樂文潮,1995 年
2. 《叮噹百寶袋4》,安樂文潮,1995 年
3. 《多啦A夢文庫版 Vol.13》【靜香篇】,文化傳信,2002 年
4. 《多啦A夢大長篇 Vol.22 大雄與機械人王國》,香港青文,2002 年
5. 《多啦A夢大長篇 Vol.23 大雄與不可思議的風使者》,香港青文,2003 年
6. 《多啦A夢》第 0 卷,文化傳信,2020 年
7. 《特選珍藏 多啦A夢 扣人心弦感動篇》,文化傳信,2021 年
8. 《Stand By Me 多啦A夢 2》彩色漫畫版,文化傳信,2022 年

延伸閱讀[電影] 完整記錄!《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香港公映版本譯名一覽(附譯名出處)

※鳴謝資深叮噹迷協力及監修
(2024-2-6 04:36發佈;2024-2-6 12:53 新增內容)

你可能也會喜歡
還想看更多你喜愛的文章嗎?
© 2024 Gamania Group
下載 beanfun! 一起SHOW!
組隊開SHOW,拼排位拿獎勵!
留言
轉傳
複製
beanfun! 採用網站分析技術為您帶來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選 "我同意" 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第三方 Cookie,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 隱私權政策。
下載beanfun!
瘋狂生活從 beanfun! 開始~
掃描 QR Code 立即下載
APP Store 或 Google Play 搜尋 beanfun! 下載
APP Store 搜尋 beanfun! 下載
Google Play 搜尋 beanfun! 下載
溫馨提醒您:於行動裝置安裝防護軟體
可提升裝置使用安全性
下載beanfun! 豐富你的內容
安裝應用程式,享有更多文章、小說和精彩的互動!
取消